打開心內的門窗 ?「台灣合唱之父」呂泉生教授

北美洲台灣人教授協會南加分會

北美洲台灣人教授協會南加分會以十分榮幸的心情來提名呂泉生教授角逐2007年台美基金會人才成就獎之人文獎。呂教授是一位集作曲、編曲、教育、指揮等多重角色的音樂家,被譽為「台灣合唱之父」。他以創作歌曲的成就與創作管弦樂曲的江文也及創作鋼琴曲的陳泗治一起被尊稱為台灣第二代音樂家最具代表性人物。呂教授的成就與對台灣的卓著貢獻理應得到台灣人民的最高禮讚,是本年度台美基金會人文獎之不二人選。

從日據末期1943年由日本回台,投入台灣的音樂界後,呂教授創作、改編了無數大大小小的歌曲,其中包括童謠兒歌、臺灣鄉土歌謠、古詩今唱、當代名家詩作等,不下三百餘首,已出版的曲集包括《兒童歌曲集》、《新編合唱曲集》、《創作合唱曲集》、《獨唱曲集》、《混聲合唱曲集》、《最新創作與合唱》六本作品集。呂教授創作內涵伸入台灣人的生活,含蓋台灣近六十年來的發展,其歌曲影響層面寬廣,並受到一般社會大眾的喜歡。呂教授採集整編了許多台灣民謠,包括《六月田水》、《丟丟銅仔》、《一隻鳥仔哮啾啾》,他也創作了無數膾炙人口、歷久不衰的作品,包括《搖嬰仔歌》、《杯底不可飼金魚》、《阮若打開心內的門窗》等,此外他帶領「榮星兒童合唱團」創造出許多台灣音樂奇蹟。呂教授是寫下台灣音樂史上傳奇一頁的第一人

檢視呂泉生教授的生命史,他的一生是用詩歌與音符交織出來的。呂教授是台灣最早具備合唱專業知識、賦予合唱完整社會功能的合唱音樂家。他領導以兒童合唱聞名海內外的「榮星合唱團」長達三十五年,創造出一個以音樂為綱、唱歌為緯的童聲世界,傳遞人性中最純真的情感,以美化人生、美化世界。

從音樂的角度來評論呂泉生教授在台灣音樂史上最重要的貢獻可歸納為下列兩項:一是他終身從事合唱教育,被稱為「台灣合唱之父」。二是他採集、改編台灣民謠,是將台灣民謠藝術化的第一人。

(一)合唱音樂之父

呂泉生教授在台灣音樂史上最顯著的成就,首推合唱教育。呂教授因在東京NHK放送合唱隊期間,接受過嚴格的合唱訓練,累積相當多的實務經驗,因此回臺之後,多次被廣播電台、交響樂團、公、私立合唱團等文化單位延攬,主持合唱業務。

在早年音樂教育仍不普及的時代,尤其在學院派音樂系尚未成立前,合唱是一般人民接觸音樂、學習音樂的一條便給途徑。由於參加合唱團,不需耗費金錢在價格昂貴的樂器上,也不必負擔音樂老師高額的私人鐘點費,因此吸引不少家境不夠寬裕、卻喜歡音樂的朋友加入,對推動社會音樂風氣,有很大功用。總計呂泉生從一九四三年組織首支台灣人合唱團?#21402;生合唱團開始,到一九九一年從榮星合唱團退休,接受過他指導合唱的人口不下兩千人之譜,對社會愛樂風氣的推動,有難以估計的成效。

呂泉生曾指揮過多支合唱團體,其中時間最長、成績最好、對台灣合唱界影響最為深遠的,要算榮星合唱團。它是台灣首支系統性、全面性培育合唱人才的團體,成軍之後,經過嚴謹的訓練,以良好的紀律、乾淨的音色、確實的音準享譽中外。在一九六、七年代,榮星合唱團曾多次代表台灣出國訪問,優秀的表現不但讓國人引以為傲,也讓外國人對台灣的合唱教育刮目相看。榮星兒童隊出身的團友,成長後有多人直接投身樂壇,成為專職音樂家、音樂教育家、或合唱教育者,在社會散佈愛樂的種子,為台灣合唱教育的發展樹立良好的典範。

終戰後國民政府主政,不論民間、政府都開始大力提倡國語運動,由於當時中文歌譜的數量稀少,除了若干大陸音樂家的作品外,就是為數不多的各省民謠。因此呂泉生拿起筆來,為合唱團編作一首又一首的合唱歌曲,一步步帶領台灣合唱界脫離無中文歌曲可唱的窘境。他改編、創作的合唱曲,數量總計達兩百六十首以上,是位多產的作曲家。

回顧一九四到一九九年這半世紀來,呂泉生不但是台灣合唱教育的拓荒者,更是位擁有全面性技能的合唱教育家與合唱音樂創作者,他的努力深扣著二十世紀中、末葉台灣合唱教育的發展,「台灣合唱之父」於他而言,應是恰如其份的稱呼。

(二)將台灣歌曲藝術化的功績

促使呂泉生教授採集、改編台灣民謠,進而在台灣社會大放異彩,肇因於一九四三年新劇《閹雞》的上演。一九四三年,台北藝文界人士為抗議皇民奉公會推行的「改良劇」,遂組成「厚生演劇研究會」,製作能彰顯台灣人精神的戲劇,以與「改良劇」相抗衡。呂泉生以音樂之專長,被厚生演劇研究會委以重任,為新劇《閹雞》配樂。他在《閹雞》中,將〈丟丟銅仔〉、〈六月田水〉及〈一隻鳥仔哮救救〉三首民謠設計為串場音樂,在換幕時演唱,由於當時政策,台灣民謠只准演奏、不准演唱,因此台下的觀眾聽見久違的台灣民謠,都忍不住跟著唱和,帶動社會演唱台灣民謠的熱潮。

呂泉生以台灣民謠作曲,對當時人的觀念是一大挑戰,原本很多人都以為,民謠是不登大雅的歌曲,更何況將這種音樂改編成在正式場合演出的節目。但呂泉生卻認為,民謠是台灣最根本的音樂,是最能代表台灣文化的東西,因此採集下來,以他擅長的西樂手法加以改編,使熟悉的旋律增添新穎的和聲效果,大大提昇民謠歌曲的藝術價值。

將台灣民謠從俚俗歌謠的地位,提昇至藝術化歌曲的層次,呂泉生這樣的作法在台灣音樂史上可謂第一人。也正因他的努力,使當初這些經由他採集而保存下來的民謠,成為今天人人琅琅上口的歌曲,對台灣文化資產的保存來說,意義重大。雖然他陸續又創作了很多中文歌曲,但普遍說來,傳唱程度、及對社會的影響力,均不如他早期採集、改編的台灣民謠,亦可印證台灣民謠藝術化在他音樂生涯中的地位。

總而言之,呂泉生教授是一個有中心思想並以本土為根的創作者,他以「普及音樂」為創作出發點,其作品有著台灣歌謠「詩樂諧合」的特質,創作題材來源大多取材於現實生活。他採集、改編台灣民謠,為台灣保留了珍貴的文化資產,同時也將台灣民謠藝術化。如果沒有呂教授,台灣的合唱環境到一九六年,都將還是一片荒漠,因此呂泉生教授是讓我們這一代有「自己的歌」可唱的催生者、作曲家,他的成就為台灣音樂的歷史,留下一道見證的足印,他在台灣音樂史上的地位是重要的,是無以倫比的。對於締造出這樣歷史成就的人物,我們強烈認為呂泉生教授應該得到貴會的台灣人才成就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