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台美基金會人才成就獎

科技工程人才成就獎得獎人

 

陳垣崇博士中文自傳

 

我於1948年出生,台台北縣人。1973年畢業於台灣大學醫學院,1974年赴美國紐約哥倫比亞大學攻讀人類遺傳學,1978年獲博士學位。經過博士後住院醫師訓練後,於1983年進入杜克大學醫學中心兒童醫學系,歷任助教授(1983年),副教授(1988年),教授(1993年),杜克大學醫學遺傳系及兒童醫學系教授兼醫學遺傳系主任之職。2002年獲選為中央研究院院士。

 

在我一生的學術生涯中,是一位全職的醫生,也是一位全職的研究學者。我的人生目標,一直是欲將基礎醫學的研究成果,轉化成實際的臨床應用,改善人類疾病的治療、診斷及預防的效果。

 

多年來我一直在研究與疾病有關的基因,也是世界研究醣類代謝疾病的權威。我是世界第一位在醣類貯積疾病以玉米粉治療低血糖的發現者,也是第一位鑑定第三型醣類貯積基因及其遺傳機制的發現者。

 

    我在學術上及醫學上的第一成就是將基因體醫學研究成果,成功的轉釋成臨床治療的事實。多年來,我的研究工作集中於發展有效治療好Type II GSD(稱之為Pompe disease)的方法。此疾病是一個很嚴重的遺傳性的肌肉病變,此疾病目前尚無治療的方法存在。罹患.GSDII的病人,是因為acid a-glucosidase酵素欠缺所致。在最嚴重的情形下,得到GSDII的嬰孩病患,在未滿一歲之前即因心臟及呼吸衰竭而死亡。我在倉鼠細胞中,用基因重組方法,成功的生產了一個可進入病人細胞的酵素。在先驅臨床試驗中,我利用動物模式,發現此酵素可治療 GSDII的症狀,因此得到美國食品與藥物局的許可,用此酵素為GSDII的嬰兒作第一/第二階段的臨床治療。這個計畫最初由Synpac公司(母公司台灣中橡)贊助,由於成效卓著,後來美國頂級生物科技公司Genzyme也加入共同合作。此治療方法目前已經完成第三階段的治療試驗。由於回國服務的原因,也將治療方法帶回台灣。台灣是目前除歐美以外的唯一亞洲國家參加此項治療計畫,造福我國罹患Pompe DiseaSe之病童。目前這個實驗結果一我所研發的龐貝氏症解藥Myozyme,已經在2006年同步獲得美國藥物食品管理局及歐盟醫藥品管理局核准上市。這是一個以酵素基因替代治療法而治療有成的一個實例。2000年十一月,我即因此成就,成為世界第一人獲得嬰兒Pompe基金會的DroJ.C.Pompe獎。

 

2001年,應李遠哲前院長之遨,我毅然放棄在國外從事二十餘年的優厚的研究與臨床工作,返國擔任中央研究院生物醫學科學研究所所長之職。時值我國在李前院長之領導下,推動基因體研究之關鍵時刻,面對一切皆需從頭做起而又要急起直追,迎頭趕上歐美國家先進的基因鮭研究的關鍵期。我國後第一件事是將生醫所五十多位研究人員分組分領域組織起來,成為一個團隊,推動中央研究院基因體中心的基因醫藥群體研究計畫。在國科會資助之下,很快建立起國家基因型鑑定中心、臨床研究中心等硬體設備,作為基因遺傳研究之主體。同時更以流行病學、突變鼠研究、生物資訊及蛋白體研究團隊為輔,在人類及小鼠基因體研究兩個方向的引導下,致力於新穎致病基因的篩選與鑑定的研發工作。

 

為了能廣邀我國醫療界參與基因醫藥研究,更帶動全國十六個醫學中心及院所共同合作組成團隊,針對我國一般常見及罕見疾病做臨床研究及基因體研究。同時他也建立台灣藥理基因體學研究,篩選並鑑定對藥物不良反應的基因。

 

    為了要積極與國外基因體研究接軌,我到任後即與世界頂級的葛蘭素大藥廠(Glaso Smith Kline, GSK)簽約,建立策略聯盟,推動國內五項重大疾病的研究合作。另外也與Duke大學在醫學上交流及培養訓練基因醫藥研究的醫護人員。

 

為了使疾病研究有所對照,我及團隊成功的完成了一個3312人足以代表國人的超級對照組基因資料庫,供全國學者使用,以此資料庫為基準,任何國人的基因病變,可與此基因庫比較而下定論。此外,為了保存國家基因遺傳資料作為疾病的研究,受政府的委託,成立了一個小組探討成立生物銀行 (Biobank)的價值與發展。

 

在這些軟硬體設備的建立、國內外關係的聯繫、以及醫療資源整合的同時,我的研究工作也積極的在進行。這三年來,在人類遺傳疾病基礎上,一些單一遺傳基因的疾病如家族性乾癬(J. Med. Genetics42:152-158,2005)、心律不整等罕見疾病(J. Med.Genetics 42:e7, 2005),基因在染色的位置及致病基因本身已篩選完成。尤其在兩種藥物不良反應的鑑定上,史帝文強生症候群遺傳標靶基因的篩選成功,成果最為突出(Nature 428:486,2004, PNAS in press, 2005),直接造福患者。這對今後病患用藥"個人化"與遺傳因素的關係,具有極其重要的意義。

 

在動物疾病模式研究方面,以整個小鼠的基因體用化學藥物啟動基因突變方式,我的團隊成功的篩選出"類人類楓糖漿尿毒代謝症"的致病基因,瞭解其突變機制(J. Clin. Invest, 113:434, 2004)。以動物疾病模式促進對人類疾病的瞭解,建立了一個極好的範例。同時在我的主導之下,其他疾病的動物模式,也在生醫所逐漸建立。

這些研究成果,不僅得到國內外學術界的讚揚,也將台灣的基因醫學研究推上世界舞台。不但在學術上顯現重大意義,在臨床醫學治潦、診斷及預防上也深具實用價值,而在台灣目前正推動的生物科技產業上,更具深遠的影響。因為新穎基因的發現,處處具有商機存在。

 

在我回國短短三年之內,已有三個patents在歐美申請中,其中關於藥物不良反應的基因診斷,國內外藥廠尤其重視,已有多家藥廠在爭取合作發展。

 

除學術研究外,亦積極參與人類遺傳學術領域的活動,我是美國遺傳性代謝疾病學會的理事會成員,不只參加美國國家衛生研究院的學術評鑑,也為此學界相關的十多家期刊論文出版的審核人。目前擔任我國人類遺傳學會的理事長,也是HUGO Asia Paciflc 2006會議的主持人。

 

在教育方面,我是美國權威醫學教科書 Harriison內科醫學(Harrison?/span>s Principles of Internal Medicine)及 Nelson兒童醫學(Nelson Textbook of Pediatrics)關於醣類代謝疾病的執筆者,返國後,我縫績執筆這些教科書。

 

自從我返國後,短期內即將國內基因醫藥研究所需的人力、物力及資源整合起來,協助把我國基因體研究的學術成就推向國際舞台,奠定了我國基因鮭研究的雄厚基礎。預見的將來,新的發現將會源源不斷,不只學術價值上,醫學應用上,希望引起國際的重視與迴響,對未來我國生物科技產業的發展更會帶來莫大的建樹與貢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