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年

台美基金會2005年科技工程成就獎獲獎感言

               李文雄, University of Chicago

首先我要感謝台美基金會給我這項「科技工程成就獎」的殊榮。王桂榮,王賽美夫婦於1982年創立台美基金會時,甚得台灣人的好評,認為這是一項創舉。次年頒獎給楊逵,江文也 及廖述宗,這些人都是大家公認的台灣人菁英。廖教授是我認識及景仰的學者。他不但在學術上有卓越的成就,對台灣的前途更是關心奉獻,這是給科學工作者很好的榜樣。對於他的得獎,我覺得很高興。當然,我也想有一天能得到這個榮譽。

 

    我是一個鄉下孩子, 在我的成長過程中, 得到很多人的幫助與鼓勵。我父母為貧窮的佃農, 他們非常辛苦的工作, 讓我有機會受教育。 我的大姊及兩個哥哥也非常努力的工作, 讓我能專心求學。 以一個佃農的家庭要送我上初中、 高中、大學、 研究所又出國留學, 這是何等長遠艱辛的事情。 我在小學五、 六年級時受到導師簡德祥老師的鼓勵與啟發, 這是我人生的一大轉捩點之一。

 

    由於在鄉下長大, 我不知道大學是什麼東西。 因此, 聯考時我以當時排名最高的土木系為第一志願。到了大二, 大三時才知道我並不是念工程的材料, 而是比較適合念數學或物理。 我在念地球物理碩士學位時,認識到數學是我的最愛。 因此,決定到Brown University攻讀應用數學博士。

 

    以往的經驗, 使我養成自我摸索的能力。 因此, 當我考過PhD資格考試後, 我就考慮到是否要追求傳統的應用數學, 或是找一門數學還沒發展得很多的科學, 於是我決定把數學應用在生物學上。

 

我這個決定是作對了, 因為在我拿到PhD時, 還很少科學家把數學應用在生物學上。 再者, 分子生物學在1970年代有著蓬勃的發展, 提供了很多資料與新的課題。 尤其是DNA序列的資料, 在1970年代末期開始累積起來。 我在1980決定全力投入DNA sequence evolution 的研究。這又是我人生的一大轉捩點。 我在1980年代發表了不少 DNA sequence evolution 分析的方法, 又作資料分析來解決分子演化的題目。 在 1980 年代做這方面研究的人不多, 因此我算是一先驅者。 我在1980年代末期決定設立一分子生物學實驗室,開始自己拿有關分子演化的資料。在1990年代我在理論與實驗的雙管齊進下解決了不少有關分子演化的問題。 這些研究使我受到學術界很大的肯定。1998年,我被選為中央研究院的院士。並在當年獲聘成為芝加哥大學 George Beadle教授 (Beadle 是諾貝爾獎得主,於1960年代為芝大的校長) 1999年,我被選為美國藝術與科學院的院士。

 

在美國,被選為美國國家科學院院士,是從事科學研究者的最高榮譽之一。我在 2003 年得到這個榮譽。 更高興的是在同年我得到 Balzan Prize for Genetics and Evolution,這獎項可說是我研究領域的最高榮譽。(獎金為一百萬瑞士法郎,折合美金七十五萬元。) 我是第三位得到此Genetics and Evolution 獎的人。 我在學術界受到肯定, 使我覺得很欣慰。 而且,Balzan Foundation公布得獎時用的名稱是 Wen-Hsiung Li  Taiwan/USA, 並邀請台灣駐瑞士代表王世榕先生參加頒獎典禮。這是 Balzan Foundation 對台灣的尊重。2004年芝加哥大學為我設立了James Watson 講座教授;Watson 曾因建立DNA的雙螺旋結構模型,獲得諾貝爾獎而聞名於世。

 

    由於從童年到大學年代目睹了社會的貧困與不公平,使我學會關懷社會。儘管工作繁忙,我一直嘗試着關懷我居住及曾經住過的地方。在關懷台灣的過程中,我認識了許多關心台灣的朋友。 比如說,我在 Brown 時, 就有同學組成了台灣同學會, 那是在1970年代初期, 還很少人參加同學會。 我被邀主持陳隆志教授有關台灣前途的討論會。 那時陳教授是台獨聯盟的主要人物之一。 我在 1972 年到 Madison Wisconsin 大學做博士後研究, 那時 Madison 是國民黨最感頭痛的地方之一, 因為有很多關心台灣的活躍人士。我在那裡認識了王圭雄和鄭美華夫婦, 湯俊彥夫婦等人。 這些人都成為我一生的好朋友。 我於1973年到休士頓德州大學當 Assistant Professor。 那時休士頓已有台灣同鄉會。 在同鄉會認識了一些志趣相同的同鄉, 我們共同組成了 ?span lang="ZH-TW">虹聲合唱團?span lang="ZH-TW">, 又組成了 ?span lang="ZH-TW">台風壘球隊?span lang="ZH-TW">。 這兩個社團很活躍, 成為台灣同鄉會的兩大支柱。 遇到有什麼事情時, 就可以動員起來。後來莊承業兄聯合大家組成了 ?span lang="ZH-TW">德州台灣人信用合作社?span lang="ZH-TW">,這是服務台灣人很成功的一個組織,到現在還是營業興盛。 後來廖明徵、郭珠真夫婦、 李雅彥、莊承業等人又邀大家一起成立了 ?span lang="ZH-TW">台灣人傳統基金會?span lang="ZH-TW">, 包括台灣語文學校, 及購買了一棟很好的台灣人活動中心; 這中心是休士頓台灣人活動的地方, 組織設備都很完善。 在這些過程中我當過同鄉會理事,合唱團團長, 壘球隊隊長,信用合作社的理事及會長,台灣人傳統基金會的理事及副會長。再者,我曾經是北美台灣人教授協會的理事及副會長(1982-19832001-2002), 和全美台灣人權協會休士頓分會的理事及會長 (1986 19871988)。近幾年來我時常回台灣幫忙發展科學以及訓練年輕的科學家。例如,從 2003 年初開始,我每年花百分之二十的時間在新成立的基因體研究中心主持生物資訊部門。我也被邀請參與科學及教育政策的建言。在未來我將繼續貢獻所學。                            

    從屏東縣萬丹鄉一個小村莊的鄉下學生到 ?span lang="ZH-TW">台灣傑出人才成就獎?span lang="ZH-TW">的學者, 是一條漫長的路途。 在這個艱辛的路程中,如果沒有我太太徐淑娟女士的支持,絕對是不可能的。她雖然有自己的事業天天要上班, 可是家裡及小孩的事, 她幾乎全部都包辦了,就是為了讓我能全心投入我的研究。 她的體貼了解, 我是一生衷心感激的!

 

最後我要再次感謝台美基金會,王桂榮夫婦, 及基金會會長及理事們,他們奉獻出時間精力,使得這基金會能順利的運作。 我也要特別感謝沈雲冰會長的幫忙, 讓我能很順利地準備領獎的手續。 在此謝謝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