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3年年

音樂一思

 呂信也

 台美基金會理事

    音樂這個東西,看不到、摸不到,也沒味道。這到底是個什麼樣的東西?有人問,在深山的大森林裏,一棵大樹倒下來,如果沒人在場,倒下時會有聲音嗎?樂器店裏,那麼多不同的樂器都在等待著對樂器有興趣的人來同這些樂器溝通,很自然的我們就學到如何把聲音拉出來、吹出來、打出來及唱出來。很快的,你會、我會、大家都會,樂器很快的變成?#25105;也要?#30340;人生玩具。

    有一個人去聽音樂會,一進音樂廳裏,看見裏面都沒人,就問看門的人,聽眾到那裏去了?看門的人說,噢!對音樂有興趣的人都在台上。

    對音樂有興趣的人越來越多,音樂人才就一個一個的出現了,有的將音樂拿去當藥醫病,有的將音樂用在美化人生,有的用音樂來教化我們的下一代,有的做音樂管理。

    貝多芬雖然聽覺部份壞了,可是在他的腦海裏,每個音符都聽得很清楚,有如銀漢無聲轉玉盤似的。人生,一代一代的過去,他們的音樂也世世代代的傳下來,我們也從美化的人生進入幸福的人生。

    開車出門,馬上就可以聽到世界各國不同的音樂。這種看不到、摸不到的東西,只是一群音波的組合而已,可是它對我們人生的即時影響,是如電流一樣的。

    人多了就有法律,音樂多了就需要管道,評論家也忙得比創作還要忙。為了現在,為了將來,人生舞台是永遠無止境的。

 

作者簡介:呂信也先生,台灣桃園人,音樂家、畫家,是台灣音樂家呂泉生教授的公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