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3年年

化解族群對立的新思考

李豐明博士

    雙十節剛過,總統大選的日期也愈迫近,一些比較敏感的話題也接二連三地被炒上檯面。從九月六日的「正名大遊行」,九月底陳總統公開推出2006年新憲法的制定,乃至雙十節當日朝野對立各辦各的慶祝大會,宛如「一國兩制」在台灣已經輕易實現,統獨大決戰的序幕似乎已展開,隨時都可能轉向白熱化。身為高等教育的工作者又是小小選民之一,對國內各種局勢的發展,聯想國際局勢的變化,筆者似乎看到比明年三月的總統大選更令人擔憂的根本問題。 

    「世界在火燒」(Word on Fire)是一本今年春天才出版的新書,筆者最近讀完該書,頓然對台灣的一些複雜而矛盾的問題,好像得到一點新的靈感和解讀的方向,希望能藉此機會與大家分享。該書主要針對與日俱增的各地反美運動做相當有深度的剖析。該書作者(Amy Chua)先從她的姑姑於1994年在菲律賓被當地人搶財謀殺的悲劇談起,聯想到華人在馬來西亞、印尼等地遭遇當地人厭惡而排斥的經過,猶太人在戰前德國與戰後蘇聯所遭遇過的迫害,最後談到美國人為何在全球化的美名下到處被反美,而終於引爆慘痛的「911悲劇」。該作者的結論是﹕不論華人、猶太人或美國人都因為到外地扮演「經濟優勢少數者」的角色,不斷蠶食至壟斷當地資源所致,該作者本身為華裔又是美國公民,卻有勇氣率直指責她所屬於的族群的痛處要害,令人佩服,可惜書中也提到台灣的問題,其見解就顯得較天真簡化。 

    台灣的亂源可能有好幾個,但是歸根究底筆者認為最嚴重的是﹕五十多年來佔有政治與經濟優勢的少數者野蠻想控制率直天真的多數者,所引燃的火燒。如上述「世界在火燒」,殊不知將近十年來(從1996年李登輝擔任第一任民選總統以來),「台灣也在火燒」,而且燒得烏煙瘴氣,讓人看不出誰是放火的元兇,結果不少受害的多數者(包括榮民與眷村子弟)也盲目加入那些享慣特權與優勢的少數,助長他們的勢力,回頭反咬自己所屬的緘默的多數者。 

族群問題

    台灣的最大問題並不是所謂外省人vs.本省人的族群問題,而是上述優勢少數人vs.受剝削多數人的對立問題。所謂優勢少數人不完全是1945年後的新移民,而受剝削多數人也不只是原住民和早期的舊移民。縱然在一個民主國家裡,因為不同政治主張而成立政黨互相對立,本是一種正常的現象,然而若貪戀過去因特權所得政治與經濟的優勢,一方面為繼續享受而以製造危機意識來團結少數,一方面以殘餘利益的分沾吸收緘默的多數者,更可怕的是內神通外鬼,拉攏外面的敵人壯大自己來威脅自己的同胞。華人在東西亞各國受當地人迫害排斥的例子,雖然不能與台灣「優勢少數者」相等看待,畢竟他們有些曾以空手到陌生地打出自己的天下,留下可歌可泣的奮鬥史,但是有些日後以籠絡當地有頭有面的人,分吃當地多數人的資源而不知回饋,所用的技倆與台灣「優勢少數者」是很相似的。一些美國人憑其強大的軍力與粗大的財力,到世界各地建立其經濟優勢,以少數壟斷多數利益的做法與台灣的所謂「泛X勢力」以散財童子的模式,也以財閥自保的策略,更以「商人無祖國」的全球觀,先麻醉後收買緘默的多數者的手段,確有旗鼓相當的秘訣,曾幾何時,近兆億的XX黨產,如今縮水為幾百億,社會回饋在那裡? 

熄滅火源

    離明年三月總統選舉不到五個月的此時此刻,兩邊陣容的想法,都以為爭奪到總統寶座就可以解決台灣的問題。殊不知如上述的變態意識的亂源一日不剷除,台灣的火燒將繼續延燒,不論誰當選總統,火源仍然無法熄滅。因此,如何熄滅火源才是二千三百萬台灣人民所必須關心並採取行動的關鍵所在。如何熄滅火源?也許跟從中國五十年前的「清算鬥爭」是一種做法,用東南亞當地人的排華手段也是一種做法,近年來各種國際恐怖份子的毒辣又殘忍的同歸于盡的自殺行動更是另一種做法。率直又善良的台灣多數者大概都沒有那種毒辣心腸採用以上做法。畢竟以牙還牙的報復不可能永遠解決問題。筆者認為少數的優勢者不可能永遠與多數的劣勢者對立而生存,不如主動將既得利益吐出來與多數的劣勢者分享結為同伴,這才是「寧靜革命」的真諦,台灣表面上沒有流血,將政權轉移,但是曾由特權而得的利益者並沒有誠心將利益回饋給被剝削者。

認同與回饋

   爭取並保障社會的自由與平等,本來就是民主政治的左右兩手。台灣在近十幾年來的民主化發展過程,似乎產生自由超越平等的不平衡現象。社會的平等本來就是比較棘手的問題,尤其種族問題和放任自由的資本主義直衝而對立的社會,政經及文化的不平等,一直是民主招牌的痛處與諷刺,堂堂的民主大國,像美國,幾十年來一直為社會平等的問題付出莫大的代價。

    調整課稅條例及比率,加強社會福利制度,肯定劣勢者機會 (affirmative action) ,及優待教育機會等等措施都多少有幫助,卻不是社會平等的萬靈丹。社會的公義、赦免、和平的大道理建立在犯者或兇手的誠心悔改;畢竟是良知與宗教層次的問題。但願台灣 的「優勢少數的泛藍人物」能夠憑著良心,像人民表達悔改的行動。

美國的比爾蓋茲(Bill Gates)及他的同伙所開創的微軟王國(Microsoft)在美國的企業結構上是一支優勢又強勢的少數者,曾被控告反杜勒斯而面臨分裂的危機但是在美國多數中小企業和消費者的眼中,微軟是可敬可傲的造福者,而比爾蓋茲及他的同伙都是熱心慷慨的慈善家,因此,反杜勒斯的罪名終受沖淡。在排華最激烈的印尼果然出現兩位華裔男女青年於1994年奪得奧運會羽毛球金牌兩座而得到印尼本地人的愛戴與崇拜,因為他們突破歷年來少數剝削者的華人形象,代之以認同印尼本土為國爭榮的新形象。類似的例子很多,都是以積極的愛心回饋社會與國家,贏得溫暖的諒解與友誼。 

    在台灣曾在政治、經濟甚至文化上長久佔優勢的少數者,最好能夠把握機會懸崖勒馬,為善良而率直的大多數台灣人民以行動表現善意回饋的決心,誠心誠意認同兩腳所踏的土地及長久孕育的斯土與斯民的文化,同心攜手建設一個有尊嚴,有主權,有理想的國家。這是人人有責的公共事務,也是不容旁貸的國家存亡大事。願「慈愛忠信彼此相迎,正義和平互相擁抱,人的忠信從地上發出,神的正義從天上顯現。」(自詩篇8510-11節新譯)

 

作者:李豐明,前台美基金會第二任會長,現任文化大學工學院院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