呂秀蓮印象

侯衍枝
自由時報6/21/2004

  北一女中的高材生、台大法律系司法組的榜首,四年後以第一名成績畢業,旋即又成了台大法律研究所的榜首,呂秀蓮副總統爾後兩度出國留學,拿到兩個法學碩士的學位。這是多少人夢寐以求的事!

  兩度險些當了養女,兩次遭受癌症的威脅,坐在政治的牢籠裡沒能看母親最後一眼。這些驚險與遺憾,多少人一輩子碰不到一件,卻都讓她遇上了。

  社會關懷促進了女性的覺醒,時代浪潮捲來兩性平等的訊息。原本蘊藏內心許久的疑問、嘆息與萌動,在目睹美國婦女界慶祝取得參政權五十週年的盛況後,完全給激發出來。兩性平等,簡單的一個理念,從此成了她的思想、信仰,婦運工作成為她一生的職志,生命也因而發光、發熱。

  她辭卸行政院諮議的公職投身台灣婦女運動,經由精準的文字,傳遞女性主義,穿越時空,直擊讀者心靈。她倡導宣揚女性主義,解脫女人的桎梏,同時釋放男人的壓力;進而銜接時代的齒輪,主辦第三屆「世界婦女高峰會議」,掀起婦權運動的高潮,看!台灣查某人躍上了國際的舞台。

  深耕婦運二十年後,她仍然走上從政之路。因為不進入決策核心,無法影響決策單位,改善婦女地位;不走入社會人群,無法掌握社會脈動與民心。她的女性本位主義,已經擴而大之為人道主義。從立法委員、縣長,在新世紀來臨時刻,更攀向高峰,開啟兩性共治的先河。

  根據呂秀蓮自己的說法:「我前進,但不激進;理性,而不姑息!從事婦女運動如此,實踐政治理想亦然!」由一名政治犯到當選副總統,她都是以溫柔的呼喚,敲開希望之門;這次代表總統出訪中南美邦交國,用和平、和善、和樂的方式,讓台灣走向世界,也帶領世界走進台灣。呂秀蓮,一位無法窮盡、無限可能的女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