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3年年

從智商談各種衡量人品的商數

 李英偉博士

台美基金會理事

     今年七月從報紙看到一則新聞報導說,台積電選用人才將基於「3Qs」辦法。這裡用「3Qs」而不是報上「3Q」是避免與俚語用的3Q﹙代替英文的Thank You﹚混淆。「3Qs」指IQEQ、及AQQ是英文quotient﹙商數﹚的簡稱。IQ就是大家比較熟悉的『智力商數』﹙Intelligence Quotient﹚的簡稱,EQ是『情緒商數』﹙Emotional Quotient﹚的簡稱,AQ是『逆境商數』﹙Adversity Quotient﹚的簡稱。依據台積電人資長李瑞華先生的解釋,IQ代表邏輯、判斷力及學習能力;EQ象徵情緒控制、熱情及同理心;AQ則是毅力、魄力及耐心的表現。兼備這3Qs才是該公司理想的員工。有人會問這些Qs是怎麼計算出來的呢?這個「3Qs選用辦法」會真的比過去用的選拔方式更公平和能更正確地鑑定一個人的才能及人品嗎?

     智力測驗經過教育心理學家數十年的研究及發展,到現在已經被公認是一項用來衡量學童智力狀況的測量。智力,或稱智能,是一個人為適應環境所俱備的能力。它也可以說是一種為了達到目的之評估能力。簡單地說就是一個人的學習能力。專家們設計的智力測驗可以測出兒童的「智力年齡」。把「智力年齡」除以兒童的「生理年齡」所得的商數,再乘以100就是該兒童的智力商數—智商﹙IQ﹚。IQ大於100表示智力比平均智力好,IQ小於100則表示該兒童有需要一些或某種輔導。

     EQ是公元1960以來新興的學名。1995Daniel Goleman 在他的書『情緒智力—為什麼它會比智商更重要﹙Emotional Intelligence – Why It Matters More than IQ﹚』不只把過去三十多年的各種有關情緒的學說做個整理,還強調每個人具有天生的情緒智力。他以為這種智力表現在適應、感受、組織、及學習四項功能。簡單的說就是一種建立良好人際關係的能力。這天生的本能會因為環境的影響而發揮或是損壞:比如在幼年及青少年時期受父母、教師或朋友的影響。Peter Salovey Jack Major在公元1990就把這種後天對EI的影響程度稱為「情緒商數﹙簡稱情商,EQ﹚」。因為沒有一個標準的測尺來量後天影響的程度,所以EQ沒有標準分數可做比較。EQ只是一個簡便的名稱用來表示情緒的好壞及穩定的程度,尤其在耐心、冷靜以及合群方面的能力。

     一旦EQQ從數學的商數推展成抽象的後天影響程度,成千上萬的文章在近幾年就把過去形容五覺、六慾、七情的文學加以科學化,馬上就多出了十八個Qs。所謂五覺就是視、聽、嗅、味、觸五種感覺。六慾是食、性、知、利、權、名六項慾望。七情則是喜、怒、哀、樂、愛、戀、懼七樣感情。只要把這五覺、六慾及七情認為是人的潛能,我們就可以把「顯能」及「潛能 」的關係以簡單的公式:

            「顯能」= 「潛能」X xQ」; 其中 x 代表五覺六慾及七情的一項。

比如老年人視力衰退就以摩登的話說人老﹙視商—VQ﹚降低;食慾不振就說﹙食商—AptQ﹚很低。求知慾已經早就被用到了,叫做「知識商數— KQ」。

     其實「3Qs」中的AQ包括EQKQCQ﹙創新力Creativity Quotient﹚、SQ﹙社交能力 Social Quotient﹚、及DQ﹙發展力Development Quotient﹚的特點。道學家也提倡MQ﹙道德商數:Moral Quotient﹚,神學家講究SQ﹙靈氣商數:Spiritual Quotient﹚來評定個人安身立命的程度。其他還有年青人的﹙戀愛商數:Love Quotient﹚用做求偶的條件。政治人物一定喜歡用「意識商數:Conscious Quotient」來決定對某種政治意識的認同程度。可是這樣子把觀念用簡單的Q代替,只會把觀念變得更加模糊不清,還不如返璞歸真回到原來已經明確的定義。

     如果一家民營公司如台積電,為了慎重選用員工而採用「3Qs」甄選辦法,那麼一個國家的人民是不是也應該慎重地用一套辦法來選出能幹的政府官員及民意代表呢?西方人說:什麼樣的人民選出什麼樣的領袖,公司都決定「3Qs」是好的準繩,那麼治理國家的人也應該少不了有高的「3Qs」,並且還需要其他的才能吧。美國Princeton 大學Fred Greenstein教授以為成功的領袖﹙包括總統或總裁﹚應該俱備六種風格:﹙1﹚認知的能力;﹙2﹚高EQ;﹙3﹚有政治技巧;﹙4﹚有政策願景;﹙5﹚有組織能力;﹙6﹚與民眾溝通的能力。我們也許可以加上MQ及意識商數作為本土化的需求。

     接著的問題是如何才能選出好的領袖呢?為了提昇選舉的品質,落實民主政治,我們實在有必要提昇人民的「選舉智力:Election Intelligence」或「選舉商數:Election Quotient」。請注意這兩個名詞的簡稱﹙EIEQ﹚與前面的「情智」和「情商」一樣。作者姑且就叫新的名詞「ElI」及「ElQ」。依作者的調查,這兩個名詞是作者首創的。而且作者認為「選舉智力」比「選舉商數」較有意義。

     人民的「選舉智力」大致包括﹙一﹚對候選人的瞭解;﹙二﹚重視各候選人的政見、誠信度。不要以眼前的利益換取以後的後悔;﹙三﹚對選舉制度的瞭解。尤其要瞭解一般民意調查不等於選舉的預測,所以不要有『西瓜靠大邊』的心理;﹙四﹚珍重自己神聖的一票。買選票是犯法,賣選票非但愚蠢同時也犯法。人民的「選舉智力」愈高,政府也就愈有效率,國家也愈早達成富強康樂的境界。

     IQ 在教育的使用到目前EQ在政、商界的重視,誰也沒有想到才半百年的時間,人們的視野會從一本魯迅的書 —「阿Q」演變到舉目皆Q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