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3年年

永遠的劉俠

劉俠

2001台美基金會人才成就獎得獎人

引言

    劉俠(杏林子)2003年2月7日凌晨突然被家裏的印傭維娜推打,掉落床下,緊急送醫後在隔天凌晨因為心室震顫不幸身亡。劉俠女士是本基金會2001年社會服務及社會科學成就獎得獎人 ,對劉女士的不幸去世,我們感到無限的震驚和遺憾為紀念劉俠女士一生對台灣的貢獻,特將劉女士當初申請台灣人才成就獎時的自傳登載於后,以茲感念其不屈服命運的精神,為無數的台灣人帶來了希望,更積極對待自己的人生。
 

劉俠自傳

    我是劉俠,出生於1942年。十二歲時罹患「類風濕關節炎」,從此與病痛結下不解之緣,也因此改變了我的一生。

    在患病前,我是個活潑好動、風頭很健,不知人間憂苦的小女孩。所以當醫生宣佈我的病是「類風濕關節炎」──一種極罕見,至今也找不到根治的病症時,世界一下子從無憂無慮的天堂,墜入了無望、痛苦的深淵。

    在極度的痛苦中,有四年的光景,我深陷在灰暗、消沈的世界中,直到十六歲那年我接受了基督信仰,我的生命因神的愛重新復甦。依著我的信仰,我知道真正的生命不在外形的毀壞,而在心靈的完整。所以開始嘗試去克服心裡的障礙,重新的面對我的人生。

    在起步之時,我立志成為一位作家,雖然手關節的腫痛無力,常使寫作的過程格外辛苦,但我仍堅持這份心志。因此三十多年來完成的著作有四十多齣劇本、十六本散文集、一本小說、二本傳記及二本編著。其中「生之歌」、「另一種愛情」兩本散文集,分別得到1978年第二屆基督教文藝獎及1983年第八屆國家文藝獎。

    由於自己親身的經歷,使我更能體會殘障朋友的無奈與艱辛,在早期病況曾有一度好轉,所以我在「傷殘服務中心」、「南機場社區發展實驗中心」擔任殘障兒童義務輔導員。在服務的兩年中,我看著他們愁苦的小臉綻開了笑容,自暴自棄的小孩變得奮發有為,心中的滿足實難以言喻。在此之後,因病況加重,而不得不離開這份工作。但那份感動始終縈繞在我的心底,我一直很希望能再為他們作些什麼。這個夢想到1982年終於實現了。那年我捐出多年的稿費,找了六位志同道合的朋友共同成立「伊甸殘障福利基金會」,為殘障朋友提供輔訓、生涯規劃等復健服務,希望這個地方能為殘障朋友重創一個聖經中的「伊甸園」。

    在「伊甸殘障福利基金會」從事實際的殘障服務工作中,發現要徹底解決殘障者的問題,唯有從大環境──政府、社會做起。多年來我們不斷呼籲各界關懷殘友,並對於不合理制度的修訂與殘友權益的爭取不遺餘力,其間更結合全國七十餘殘障團體共同推動殘障福利法修正案的通過、增加殘福預算、展開殘障者定額雇用、推動無殘障礙環境,同時取消大專病殘生科系設限,透過這些努力,期望能讓殘障朋友的眼淚少流一點,路走得平坦一些,並使他們可以全面地參與社會。也因此在1989年創立「中華民國殘障聯盟」,其影響力受到朝野之重視。

    在生命奮鬥的歷程中,社會給了我很多的鼓勵,從1980年第八屆十大傑出女青年、1990年第十三屆吳三連基金會社會服獎,一直到1992年榮獲台北市榮譽市民獎,但我深知這些獎勵不僅是對我個人的肯定,也是對與我共同努力推動殘障福利的一群好夥伴的肯定。同時這些榮耀也再度提醒我,社會工作就像是一條不歸路,只要人類存在一天,殘障者的問題就會存在一天,殘障福利工作就永遠無法停止。因此以我微薄之力,有限之年,我僅能希望喚醒世人用大的胸襟接納殘障者,用博大的愛心扶助他們,讓他們站得更直、走得更穩,那我一生也就無憾了。正如同陶淵明說的「落地成兄弟,何必骨肉親。」只因他們是我們兄弟,我們的同胞手足,我們共同生長在這一片土地上,為這片土地打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