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3年年

無題

廖一久

第六屆台美基金會人才成就獎得獎人

1989年獲獎)

最近財團法人延平昭陽文教基金會為紀念台灣最傑出的教育家——延平之父朱昭陽先生,將親朋好友們對朱老先生的追憶文章彙集成冊,出版“螢光曲”乙書。筆者之拙文“思念朱昭陽大前輩”有幸亦被納入。該文中有一段敘述:「近年來,台灣雖然實現了政權輪替的民主大業,但是為了獲得台灣人真正的幸福與永久的尊嚴,建立台灣人所期待的理想社會,實際還有一大段距離。為此二千三百萬的台灣人民必須下定決心更加奮鬥才行,相信這是最近台灣人的普遍心理感受……」,更是筆者由衷的感受。

近五十年來,在眾多無名、有名人士“拋頭顱、灑熱血”,前仆後繼的犧牲與努力之下,達成了所謂的“寧靜革命”的偉業!台灣人民的自由一步步地擴大,而一反過去,變成毫無忌憚地對任何人都可加以批評、栽贓、污衊。言論尺度之開放,使台灣成為濫用民主自由的國度!各政團人物率先一逞口舌之快,成天大打口水戰;國會殿堂之民意代表們也不遑多讓,成天口無遮攔地相互叫罵,甚至肢體衝突,不但在國民同胞眼前作了最壞的示範,在國際間更是顏面掃地,成為一大笑柄!難道這就是台灣人民爭取自由民主的代價?台灣人民當初所憧憬的、所夢寐以求的願景是如此脫序的民主?是這樣毫不懂得尊重人權的民主?實在令人扼腕又憤慨!

究竟什麼才是台灣人真正的幸福?讓我們拋棄所謂的政治立場,非常冷靜、謙卑地分項檢驗。

放眼天下,教育之成敗攸關國家興盛。台灣的教育,因為過去溶入太多意識型態而確實衍生各式各樣的後遺症,包括填鴨式教育,導致食古不化,非常被動,只掃門前雪,欠缺作為現代國民應有的常識與涵養。然而,就教改中爭議性比較大的「聯招」為例,筆者認為「聯招」是台灣社會唯一僅有、最具公平性的制度。若論其功過,首先任何制度或多或少都有缺陷,「聯招」最為人詬病者為一試定終身,對男孩子來說最擔心的莫過於考不上大學,立刻面臨兵役問題,然而如果能夠實施募兵制,此項問題即可迎刃而解。例如日本東京大學的一年級生重考二次者屢見不鮮,甚至重考三次四次者都大有人在。因此,只要你決心要考上某大學之某學系,而國家的兵役制度能容許你能一再參加直到考上為止,這不是蠻好的嗎?所以「聯招」本身絕不是問題,只要兵役制度能配合時代轉變加以改進,亦即把現行的徵兵制改為募兵制,問題即可解決大半。剩下的可能就是出於配合電腦閱卷,導致題目無法採用申論題;以及家長們望子成龍成鳳的心態作祟。關於多元入學方案之一的「大學入學推薦甄試」,我們應以當年日本之教改實施甄選入學時遭遇失敗的經驗為殷鑑。一般而言,日本人民遠比台灣人民守法,但碰到甄選,還是有些人會嘗試走旁門左道,何況台灣國民在望子成龍、望女成鳳的狂熱心態下,如何要其冷靜?筆者擔心推甄制度的後遺症,將長長久久地影響國民心態,其程度甚至遠比你我所想像的更為嚴重!教改帶給台灣人民的是無限的痛,如今新教改又上路,眾所皆知「建構式數學」已弄得父母和學子灰頭土臉、無所適從,如今再來個十二年國教,真的讓“快樂學習”變得讓大人小孩都痛苦!筆者要質疑,台灣人的聰明都到那裡去了?那些所謂的教育專家到底在想些什麼?

接下來討論一下有關司法問題。司法之公正、獨立是現代國家應該必備也是最起碼的要件。但是很不幸的,台灣的司法離此要件尚有一大段距離。國人對司法有絕大的不信任感。台灣司法的公正性受到質疑,由來已久,其成因也極為複雜,有人歸罪於國民黨一黨獨政太久,但政黨輪替後的今天,是否有顯著的改進?答案是否定的。根據筆者長期的觀察,以及與先進國家的司法制定作一比較,顯然我國司法人員之素養不足以及制度面的缺陷為兩大原因。從近年來幾件重大刑案之判決觀察之,法官之素養已大為提升,是可喜之事,惟檢調人員之良莠不齊,實令人搖頭!法律明定:「偵查不公開」,但檢調人員一而再、再而三在媒體上大放厥詞,將當事人“未審先判”,難道這不算知法犯法之觸法行為?希望有台灣包青天之稱的陳定南部長,好好教育一下這些損害司法公平、正義之不肖份子。另外,在制度方面,檢察總長之任命由法務部長為之,如此在政務官之提名下上任者如何能獨立於行政?又,監察委員、考試委員與大法官之任命都要經過立法委員之審查同意,在此種制度下,如何能避免完全去除政治意味和意識型態?立委行使對被提名人的同意權果真是代表民意?此次經過民間監督大法官人選聯盟觀察團的評論,認為大半的立委政治意識太強、發問內容空洞、專業水準太低,在這樣的情況下,被審查的大法官想必哭笑不得,甚至有尊嚴被踐踏之受辱感,應大有不如歸去來兮之嘆吧!在台灣,經檢察官起訴而被叛有罪定讞者之比例很低,可見起訴之草率,不但嚴重浪費有限的司法人力、財力,而且影響司法之公信力至深且鉅,又非常殘酷地打擊當事人之身心。總之,一國之司法不彰、無法伸張正義,人民焉得在免於恐懼下生活,不由得讓號稱已邁入民主自由國家之林的台灣人民深感可悲和憤怒!

2000520日帶給二千三百萬同胞無限的興奮,冀望無政治包袱的新政府能大刀闊斧地痛改沈疴,為國家帶來嶄新的希望,然而事實上,新政府上任後,迄今三年多來的施政成果,與同胞們的期待存在著很大的落差!同胞們見識到的是到任僅48天即逃之夭夭,所謂誤入叢林的兔子部長;面對怒吼的農民,草草下台的農業門外漢主委……,一齣接一齣哭笑不得的劇碼,讓人看得眼花撩亂。施政上一而再、再而三的誤判,反應在衰退的經濟與節節上升的失業率,看著新聞中報導失業父親帶著稚齡兒女自殺的消息,內心之沈痛實在難以筆墨形容。

在良好的體制下,政務官為了政務無法推動而下台去職以示負責,本來沒什麼不對,不過,最令人痛心者莫過於這些政務官之外行程度,導致好不容易正在形成中的文官制度,眼看著被破壞殆盡,實為國家社稷之痛。尤其研究機構之領導人,起用不適任人選,結果搞得士氣完全低落。筆者比較熟悉的農林漁牧部門,近來所發生的人事變動,實在讓人為台灣之農業前途擔憂。假如沒有農業過去的奠基,就沒有今天工業的蓬勃發展,而今台灣的農業雖然不如過去般佔有舉足輕重的地位,但試問台灣假如沒有農業,台灣同胞能過得豐衣足食嗎?中外歷史明鑑:糧食問題不得解決會引發革命。農民是純樸的,但等到他們揭竿而起,任何政權一定都會被推翻!台灣的農業研究體系,在日據時代已建立的相當完整,省政府時代繼續發揚光大,但不幸的是精省後,迄今妾身未明,所謂精省暫緩條例延遲好幾年,迄今尚未定案,在農委會的官僚體制下,把本屬研究機構性質,並揚眉國際的各試驗場所,視為公務行政體系,而衍生諸多不必要的傾軋,導致怨聲載道,也因此才有籌設“國家農業研究院”之芻議,希望政府能劍及履及作一番大有為的改革,否則台灣的農業會很快地陷入泥沼,而成為“農業落後國”!

任何國家都有難念的經,都有難解的問題,其中,台灣的問題特別多而嚴重,比方「正名問題」,確有其需要,但端視時機,而這需要政治人物的睿智,與大多數同胞的決心才能共同促成。另外,如「公投」勢在必行,但為了廢核四,宣告成為非核家園,有那麼重要嗎?核能發電的利弊絕非公投所能定奪,截至目前,大多工業先進國家都仍需仰賴核能作為能源來源之一,台灣應顧慮的是承包工程上是否有政治力介入,作業上之安全才是最值得注意的!近年來因諸多工業轉移到中國,緩和了一時能源問題,否則台灣之能源勢必嚴重不足!為非核家園的一份子,很美!筆者也希望台灣成為東方的瑞士,那是充滿理想的林義雄先生的美夢!林先生在遭受那麼大的打擊下,仍不忘對這片土地的愛,筆者對他高潔的人格,實在由衷感佩,但筆者很誠懇地提醒林先生,台灣公投第一件應為「立委減半」,這才是台灣人民所期盼,也才是台灣人民之福祉所在。

最後,筆者最憂慮的是社會治安問題之每況愈下,以及年輕一代在過度的養尊處優下,抗壓性非常低,成為所謂外表光鮮亮麗,卻禁不起任何一點挫折的“草莓族”,未來他們要如何在國際競爭日益艱險的全球化趨勢下謀求生存,甚至帶領台灣力爭上游?最近七年級生之間流傳說:「希望變成美國的一州」,這一句話絕不能單純視為年輕人脫口而出之流行語,語中涵義代表台灣年輕一代對前途的茫然,已到全然沒有指望的地步!希望這樣的流行語能帶給為政者一針見血的警訊!不可不聽,不可不予重視,不可置之不理。台灣目前已有155個大專院校,大學生素質之低,實不忍卒賭,但為了2004年的總統大選,聽說又要在台南縣興建一座大學,如此作風實在不可為,此刻最重要者乃在於如何整併,如何提昇高等教育之素質,俾利培育國家之棟才,博士滿街走有啥用?問題之嚴重性已到了非“壯士斷腕”的地步!另外,外籍新娘的問題已儼然形成潛在威脅而影響到下一代國民素質,希望執政袞袞諸公,務必預為籌謀,擬出完善的法律規章,以免禍遺子子孫孫。

林林總總,論述幾樣問題,目的在於表達台灣基層人民的心聲,希望負有領航“台灣船”責任的“菁英們”,能夠以謙卑、寬厚的心胸接受忠言,有過則改之!政治人物應知歷史會很公平的給你應有的定位,政治人物更應守分,不要讓你的子孫蒙羞!台灣的政治人物假如能真正領悟這兩句,則善哉,還有救也,否則,將陷台灣人民於萬劫不復之罪惡深淵,悲哉!

作者簡介﹕(廖一久先生為中央研究院院士暨第三世界科學院院士,2001年元月自台灣水產試驗所屆齡退休,現為海洋大學暨屏東科技大學之講座教授,繼續為台灣水產研究獻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