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3年年

台美基金會2003年社會服務及社會科學成就獲獎感言
 

陳文彥

這次能夠獲得2003年台美基金會社會服務社會科學獎,心中感到無限的榮幸。首先應感謝基金會對本人的鼓勵,也感謝內人林智美幾年來在本人FAPA工作期間所給予的全力支持,同時也借此向所有的 FAPA工作同仁說聲多謝,感謝他們多年來的合作與友誼。事實上,FAPA能有今日的一點成就,應歸功於全體會員、分會會長、委員,以及專職人員的共同努力。在FAPA工作期間,深深感受到會員的熱情。為了共同的理念,大家有錢出錢,有力出力,一致為台灣的民主、獨立、安全、國際參與努力。本人有幸成為這一團隊的成員,FAPA工作的這一段時間,可以說是一生中很值得回憶的一段經歷。
 

    在走遍所有分會的聚會裏,少者數十人,多則數百人,每一位會員對故鄉台灣所表達的熱度,對中國的欺壓,以及國際社會對台灣不公平待遇所表達的憤怒,深深銘印在心。每次聚會,總聽到會員『我能為台灣作些什麼?』的聲音。任何行動,只要是能強化台灣民主、獨立、國防安全、國際外交,每一位會員均以無私、忘我的精神全力赴。這股草根力量深深讓我感動,就像所有台美人一樣,總認為身為台裔美國人,有義務,也有責任為故鄉台灣盡一些心力。
 

    FAPA工作也使我深深體會到台灣處境的困難與所受到的不公平待遇。雖然台灣在過去十多年已從一個一黨專制的獨裁國家,轉型為多元、多黨的自由、民主國家但是在中國政治、經濟、軍事的大力打壓之下,外加傳統舊勢力的呼應,台灣五十多年來在一黨專制下所累積下來的弊病,仍舊法根除。在國際上,由於中國以其政治、經濟、軍事的力量,左右國際情勢,使得台灣在國際上,逐漸被其孤立。到目前為止,只有26個小國家承認台灣為獨立主權的國家。而國際最大的組織聯合國,十幾年來,台灣只能徘徊門外,不得而入。甚至於連要求以觀察員的身份參與世界衛生組織的『衛生大會』,也在中國野蠻的阻擋被摒出在外。台灣無論在政治上、經濟上的成就,舉世無雙,被譽為亞洲的典範。美國國務卿說台灣是一個成功的故事,國會也多次通過決議案稱讚台灣的成就,但是世界上被稱為惡名昭昭的國家如北韓、前伊拉克、伊朗、利比亞,都可以成為國際社會的成員。台灣到底在400年的歷史上犯上何種罪孽,使得至今仍被摒除在聯合國門外,仍是不被承認的國際孤兒?很明顯的,今日的國際社會,仍是強權當道,缺乏公義。即使是號稱是民國家領袖的美國,對中國的強權霸道,也由於政治、經濟利益的考量,在國際仍不敢強力支持台灣,只一再叮嚀台灣,不可挑釁,不可觸怒中國,以維持台海的『穩定與和平』。
 

    前總統李登輝先生最近說台灣不是一個正常的國家。台灣不僅在國號名稱上不正常,憲法體制不正常。事實上,台灣的對外關係也一樣不正常。以對美關係而言,雖然美國有『台灣關係法』做為台美非正式關係的基礎,有些外交官也宣稱目前是台美關係自1979年斷交之後最好的時期,台美外交管道暢通無礙。但是,冷靜仔細的觀察可以看出台美關係並非『正常』台灣總統、副總統、行政院長可以過境,但不得『訪問』美國;過境期間不可公開活動。外交部長可以來美,但不可跨足華府;『代表處』代表可以與美國官員交通,但不許進入白宮、國務院;各種限制不一而足。對一個自由、民主的台灣,經貿力量名列前茅的台灣,這是不公平也是不合理的。任何有尊嚴、有正義感的台灣人,絕不能接受。因此,FAPA最近幾年,對促進台美關係、台灣安全、國際參與上,雖略有成就,但離台灣在國際上成為一個『正常』的國家,路途仍然遙遠。
 

    台灣國內正風起雲湧的發起『正名』、『公投』、『制憲』的改革運動,海外的台灣人也該再度團結一致,在既有的基礎上,繼續協助台灣『正常』其對外關係。在對美關係上,必須重新釐訂我們的目標,致力於建立正常的台美外交關係。希望有朝一日,海外的台灣人可以在華府看到台灣大使館,升起台灣新國旗,以新國號新的憲法體系與全世界的189國家平起平坐。願以此目標與所有有志之士共勉。